当前位置:深圳市尧顺科技有限公司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动态 >> 浏览文章

小企业的艰难处境

  倒闭潮为虚 处境艰难乃实

  国内中小企业险象环生

  业内人士称:四成中小企业在年底半停工

  中小企业承受着死亡威胁的煎熬!绝不是危言耸听。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记者说道。

  今年上半年,浙江、广东等地一些颇具知名度的私营企业倒闭,媒体纷纷报道,这犹如一颗颗重磅炸弹,使得中小企业陷入倒闭潮的传闻不胫而走,在持续发酵之后,引起社会极大关注。央行、工信部以及地方政府接二连三站出来辟谣,称现在没有出现中小企业扎堆倒闭的情况。

  记者采访后发现,虽然倒闭潮没有出现,但是目前国内中小企业的生存环境的确令人堪忧。有经济学家概括中小企业现在面临三荒两高的困境:钱荒、人荒、电荒、高成本、高税收。其实不仅如此,随着人民币的持续升值以及近期发生的美债危机,中小企业的处境更是雪上加霜。

  倒闭潮并未出现

  周德文有着诸多头衔,他不仅是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,同时也是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、温州管理科学研究院院长。在这次中小企业倒闭潮的舆论风暴中,周德文是个关键人物,一些媒体将他在接受采访时表达的一些观点作为倒闭潮的论据。实际上我从来没有说过,也不认为现在温州中小企业已经陷入倒闭潮,只是说目前中小企业生存很艰难,周德文对记者说道。

  今年上半年,温州当地数家老牌企业不约而同陷入破产境地,中小企业接连倒闭的消息开始传出。之后,广东东莞也曝出多家私营企业倒闭,进一步推动了舆论热度。这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的高度重视,纷纷进行调研。

  今年5月,银监会与浙江省中小企业局组成调查组,赴台州、温州等地调研中小企业倒闭潮情况。调查组认为,中小企业生存确有主客观困难,但倒闭潮的说法立不住。除了银监会,央行和工信部人士也都站出来,称倒闭潮不存在。

  从浙江、广东等地工商部门对企业倒闭数量统计来看,今年和往年相比没有明显的数量变化。比如浙江今年整个上半年注销企业1.44万家,而2008年同期注销1.71万家,2009年同期注销1.54万家,2010年是1.24万家。据温州市相关部门统计,今年上半年新设企业8761家,同比增长27.9%;注销企业3985家,同比下降21.7%。

  广东省东莞市也是如此。东莞市工商局统计,今年上半年该市累计关停企业261家,同比减少5家,而2008年、2009年金融危机时全市关停和外迁企业分别是865家和657家。除了政府部门,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8月初也发布了针对中小企业经营现状的调研报告,称当下中小企业并不存在倒闭潮

  融资难逼迫实体企业

  虽然倒闭潮未现,不过无论是政府部门的调研,还是学术机构的报告,都称中小企业目前处境不佳。而周德文更是表示,比起上半年,现在温州的中小企业处境更加艰难,生存压力越来越大。

  造成中小企业处境艰难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?在这点上,周德文和央行产生了分歧。

  央行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融资难并不是造成企业经营困难的最主要因素,造成今年上半年部分中小企业生产经营困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而周德文则认为,融资难是导致中小企业处境艰难的最主要原因。他表示,虽然上半年温州几家企业倒闭的直接原因多种多样,或是企业决策失误,或是企业主个人品质问题,但是最终都是因为资金链的断裂,背后都有庞大的民间借贷或高利贷的身影。

  2008金融危机发生后,国家推出了4万亿刺激工程,中小企业获得贷款相对容易。但是今年以来,央行连续上调准备金率,使得银行紧缩银根,中小企业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,资金链的压力随之而来。

  经过相关人士介绍,记者找到一位温州的企业主耿清(化名)。因为发展势头良好,前些年他的企业被政府部门认定为成长型高新企业,但是最近他为银行贷款无门而急得团团转。去年为了进一步加快企业发展,耿清向银行贷款1000万元,其中的500万今年6月底到期。银行负责人告诉他,先还了这500万还会再重新放贷给他,于是耿清就多方筹集,包括通过民间借贷,向银行还了这笔500万元款项。银行收回这笔贷款后,却立马变脸,很客气地告诉耿清:很抱歉,现在银根收紧,银行已没有贷款额度了。这让耿清欲哭无泪,资金链一旦断裂,企业只能停止运转。

  最近我们调查了11家企业,其中8家企业都表示资金周转吃紧,周德文表示。根据温州银监分局的报告,今年6月末,温州全市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余额468.2亿元,投放量仅相当于去年同期的71%。据温州市经信委监测,当前资金面偏紧的企业占48.7%,资金缺口平均为13.8%。

  由于从正规金融机构的融资渠道被切断,很多中小企业不得已转向民间借贷、甚至是高利贷。北大国家发展研究院所发布的《小企业经营与融资困境调研报告》显示,在温州等地,超过50%的小型企业通过民间借贷完成融资。而民间高利贷月息是银行贷款利率的几十倍,除了贩毒、洗钱、赌博和在证券市场上有特殊渠道的公司,没有任何一家正规经营的企业能够承担起这样高的资金成本,这样的利率也等于逼实体企业自杀。周德文表示。

  百人工厂利润不及小小蛋糕店

  除了融资难,造成中小企业陷入困境还有其他众多因素,比如用工成本的大幅提升、原材料的涨价、人民币的不断升值,多种因素纠缠导致企业利润的摊薄。

  周德文表示,目前温州中小企业陷入的困境和2008年金融危机时有很大不同。2008年,许多中小企业得不到订单,被迫停工甚至倒闭,而这一次的困境是有订单,企业却不敢接,不愿接,因为利润太薄,很多企业的利润只有1%到2%,甚至不赚钱。

  周德文介绍了一个案例,温州东方轻工实业有限公司,这家公司有500多名员工,每年出口额上千万美元。但是这家公司的董事长表示,企业的一年利润还不如他儿子开的一个小小的蛋糕店多。现在订单的结算周期是3~6个月,不仅汇率风险大,而且资金周转也等不起。今年以来这家公司已经放弃了多个几千万甚至上亿元的大单子。

  不接订单,企业无法生存,多接订单,不会带来更多的利润,反而将承担更多风险,这让众多中小企业陷入两难境地。

  现在什么都在涨,人工成本在涨,原材料在涨,但是产品价格却不能与之匹配上浮,否则就没有竞争力了,特别对我们这种劳动密集型企业来说,温州乐清一家生产USB插头和HDMI连接器的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说道。这位人士介绍,去年招一个工人需1500元/月,现在每月工资涨到2000元,而且如果加班的话,还要付额外工资。

  另外,温州中小企业现在也被电荒所困扰。2010年温州曾为完成节能减排指标拉闸限电,而今年却是真的电荒去年是软停电,目的是为了节能减排,而现在是硬停电,因为供电不够。周德文说。停电对企业伤害很大,因为工人虽然停电没事干,但是为了保证人手,也必须给他们发工资。许多企业只好自备发电机,不仅污染大,用电成本也要增加三倍左右。

  近期,中小企业又遭受一次厄运,那就是美债危机,美债危机发生后,海外消费需求锐减。以往这个时候是接受圣诞节消费品订单的高峰期,但是现在减少很多,有的海外客户甚至宁愿违约也取消了订单,周德文说道。

  急待政策扶持

   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裴长洪表示,面对目前中小企业的经营困境,缓解融资难是当务之急,而为了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难题,需要启动新一轮的金融改革。清华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魏杰则认为,企业要不断创新以保持自身的核心竞争力,并根据实际情况选择合适的战略以获得更多发展空间。

  周德文表示,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已刻不容缓。应该促进中小企业从资本市场直接融资,政府应积极鼓励中小企业在国内或国外上市,在股票市场上融资。同时要积极培育和发展企业债券市场,支持经营效益好、偿还能力强的中小企业,通过发行企业债券进行融资。他还表示,国家要加快金融对内开放的步伐,要允许民间资本直接进入金融领域,培育愿意为中小民间企业提供资金支持的中小金融机构。

  中小企业目前陷入困境也凸显出转型升级的紧迫性。参加论坛的央视财经频道特约评论员叶檀则直言不讳地称,如果没有品牌、没有技术、没有定价权还想在东部地区做制造业,那你就是找死,基本上没有活的可能。周德文则表示,引进新兴产业,引进人才与技术,无疑是促进温州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举措。要将引进人才放到比招商引资更加重要的位置,要鼓励企业积极引进国际先进的技术与装备,在财税政策、银行贷款方面给予支持。